唐伯虎DNA基因电动车解读

 


灵感——唐伯虎的前世今生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诗句出自明代著名画家、文学家唐寅(伯虎)的经典诗作《桃花庵歌》,因为此诗久负盛名,所以出现了多个版本,但无论其他诗句如何变化,唯有“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之句一字不改,经久传诵。唐伯虎也因为此诗被称为“桃花庵主”,读此诗便觉一个乐观进取、游戏人间、世事洞明而又坚定执着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而周星驰所扮演的唐伯虎更让这个风流才子成了具有喜感、才气、生动活泼等基因的代名词。这是唐伯虎的前世,亦是安马达首创“微豪车”优质基因的源头。

  而唐伯虎的今生也将被唤醒,应总的“灵光一闪”与其经营的安马达电动车的核心理念“一生喜悦,创造未来”有关,因为要传递“喜悦”的核心价值和基因,应总觉得需要借助一个家喻户晓的生动载体,考虑再三,应总决定重新让“唐伯虎”成为大众生活的主角,传递更多的“喜悦”正能量。

定位——大众品位,老少皆宜

  让“唐伯虎”成为安马达电动车主打“微豪车”新品类的代名词,除了考虑到两者在“喜悦”核心理念上的高度统一外,应总更直接把唐伯虎本身所具有的才气基因成功嫁接到电动车产品的“原创”和“创新”上——因为有“才气”才会有高品质的“原创”和“核心”,有自身独特的DNA,才会有“微豪车”的持续升级。

  而在产品的定位上,“唐伯虎”除了是精致简练、“浓缩的精华”的代名词,更具有“大众品位”的标签——唐伯虎的研发从消费者和市场需求方面考虑,价格适中,易被广大普通消费者接受;没有年龄区分,男女老少皆宜;简洁大方,以配色体系区分具体使用人群……应总认为,这些定位都能表达和传递一种“喜悦”的核心价值和基因,让唐伯虎成为企业和消费者、市场之间真正的沟通桥梁。

构想——走出中国,喜悦不分国界

  按照应总的设想,唐伯虎的问世是“全球同步推出”的,因为喜悦“不分国界”,而“唐伯虎”是喜悦的化身。一个众所周知的案例是《人再囧途之泰囧》的成功——3天过亿,5日破3亿,8天近5亿,一个月票房达到12亿。总投资不过区区3000万的中小成本电影缘何具有如此强的吸金能力,以3600万的观影人次超过了《阿凡达》、《变形金刚3》,成为国产电影的又一里程碑?这一切的成功可以归结于品牌定位的“喜悦”DNA贯穿了整个产品营销过程中,是具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喜悦营销”成就了《泰囧》不囧的奇迹。

  借助于消费者追求快乐的本性,“喜悦营销”可以以此来达到与消费者情感上的共鸣,将喜悦色彩融入到自己的营销活动中来,将娱乐因子带给消费者而达到最终扩大产品市场份额的目标。正是基于对“喜悦营销”的这一深刻认知,应总对“微豪车”唐伯虎的相关上市计划抱着坚定不移的态度,让“唐伯虎”这一具有喜感、诙谐、风流倜傥、才气等DNA特质的“行业首创微豪车”能给受众带来真正的喜悦,而这与安马达“一生喜悦,创造未来”的核心理念具有和谐的高度统一,这也是“唐伯虎”的市场所在。

传承——传统经典文化的现代化表达

  实际上,应总构想中的“微豪车”唐伯虎不仅仅是“一生喜悦,创造未来”的DNA价值的传递,更有一种对传统经典文化的传承和发扬。明代风流才子唐伯虎天赋异禀,才华横溢,可谓诗画双绝,但他那愤世嫉俗的狂傲性格不容于世,一生坎坷,潦倒而亡。但他对真善美的追求、对自我本真的执着、源源不断的创造灵感仍享有盛誉,受后人敬仰和膜拜。作为安马达电动车的掌门人,应总深知当下的电动车行业浮躁未去,纤尘仍留,为了争夺日益稀缺的资源和市场,终端大战一直此起彼伏,厂家、商家、经销商、消费者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低价”和“微利”充斥着整个行业,对“原创”和“品质”却少了一份追求,这并非电动车行业发展的康庄大道。而“微豪车”唐伯虎是在“星星模具”等优势配套资源的支撑下,潜修三年推出的原创新品,应总一直以来对“品质”的苛刻要求,已经完全把故障率由原来的不到5%减少到1%左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正是对传统经典文化中的真善美、自我本真等优质基因的追求。只不过,“微豪车”唐伯虎的研发及生产被应总赋予了更多的现代化元素,整车外观更简洁大方,配色体系更时尚靓丽,整车气质更符合现代人的观感和品味……可以说,安马达首创的行业“微豪车”唐伯虎既有对传统经典文化的传承和发扬,又有现代化元素的完美融合,是一种创造性的“优质基因的传递和发扬”。

优势——打造难以复制的核心DNA

  “原创”的缺失会让整个电动车行业呈现不一样的精神面貌,这会给行业带来或多或少的消极影响。应总认为一个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近年来“价格战”不降反升、愈演愈烈,因为“低价策略”不需要太多的“核心”和“灵魂”,只靠简单粗暴的组装、拼凑就能完成,但这并不能带来行业的健康、持续、快速、稳定发展,行业应该有另一种思路和努力的方向。应总认为,在“新国标”悬而未决的态势下,电动车行业的企业应该有自己的“标准”——不管外界如何浮躁,始终有自己的坚守;不管行业格局有怎样的变动,仍会朝着既定目标勇往直前。当然,这个“标准”首先得具有一种正面、积极的导向作用,跟电动车行业的“新国标”具有某种程度上的契合和一致性;其次,在这个“标准”的作用下,企业应该能提炼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有效区隔竞争对手;再次,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应该是“难以复制的核心DNA”,是一种有效资源。

  行业首创“微豪车”唐伯虎首先具有自己的严格标准——“原创”和“品质”,“星星模具”的优势配套资源为这一标准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其次,在“原创”和“品质”的作用下,唐伯虎把“喜悦”DNA文化的传承和传递作为一个有效的竞争优势,并在开发、供应、制造、销售、消费、服务等过程中打上了“多重喜悦”的基因烙印,与安马达“一生喜悦,创造未来”的核心理念相结合,形成一个统一的价值传播链,这个“价值传播链”便是唐伯虎“难以复制的核心DNA”之所在。

  在新国标未出台的情况下,应总的观点是,真正的洗牌其实并未开始,真正的能让消费者坚定不移地首选、拥护的品牌也少之又少,只有品牌生命周期长到足以让消费者毫无后顾之忧,这样的品牌才是真正具有竞争优势的。从打造“核心DNA”开始,唐伯虎正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目标。

  唐伯虎是喜悦的化身,它的问世既有对传统经典文化的传承和发扬,也是现代经济学“喜悦营销”的真实反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已经具备了畅销的基因和潜质,而这种真正独特的、具有灵魂和生命力的DNA,自有风流本质,未来,具有才气、喜气DNA基因的唐伯虎必将传遍神州大地,走向世界。